喬緻庸晚年有白銀一千萬兩,相當于現在多少錢?

數千萬兩白銀的概念,雖然放在當時并沒有上升到“億”這個單位,可放在清朝末年乃至整個封建時代來看,俨然已經是不可多得的一筆巨款了。而且放在中國古代“重農抑商”的時代大背景之下,地方富商巨賈能夠有所資産上的成就,着實已然不斐。不過在此需要特别提及到的一點是,清末民初之際,重農抑商的統世價值觀已經最為薄弱,基本不會對地方性大商構成扼腕之勢。

 

根據相關史料記載,喬治庸本來走的是文人道路,應該目标瞄準的是文官,但或許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等到喬治庸想要以仕途為起點的時候,撫養其長大的兄長喬治廣不幸而亡,眼看着喬氏家族家大業大,如果當時喬緻庸依舊選擇從文,那喬家的家族産業很可能便會家道中落。于是喬治庸在百般思慮之下,決定棄文從商,以“喬家二爺”的身份把大盤接了過來。

 

可能喬治庸就是天生的生意人,喬家産業在他一手的操縱運轉之下,喬治庸憑借着精明利索的商業頭腦,幾十年以來運籌帷幄,直到将喬家産業遍布中國各地,俨然形成了一張龐大的喬家商業網。從最初的一方糧店和當鋪,再到最終遍布天下的糧店、當鋪、票号和錢莊。據史料記載,清末喬治庸的總家産,已經達到數千萬兩白銀的地步。

 

(一)“10萬兩換10億兩”,喬緻庸的頭腦你想不到

上面不是一直都在說“喬緻庸的身價估值在千萬兩白銀”嘛?那這裡提到的10萬兩和10億兩又是從何處而來,喬治庸在真實曆史上真的用10萬輛白銀換得了數以億倍的10億兩白銀嗎?公元1900年,由慈禧太後先行向西方列強公開宣戰,當時可能慈禧太後的夜郎自大心态太過于嚴重,也有可能是受義和團影響,總而言之,慈禧太後的這種錯誤導向害了國人。

 

當時西方列強正巧沒有理由侵略中國,慈禧太後的公開宣戰,其實就是對西方列強的一種無腦式挑釁,再加之當時絕大多數地區大員的“東南互保”,最終直接導緻八國聯軍直驅長入北京城。眼看着八國聯軍就要打到北京了,慈禧太後帶着衆人惶恐地向西逃竄,在慈禧西逃的過程中,内閣學士桂春提前向喬治庸打了招呼,大概意思就是讓喬家收留這幫人。

 

信中寫道:

“銮輿定于初八日啟程,路至祁縣,特此奉聞,拟到時趨叩不盡。”

換作是其他商家,我想他們當時是絕對不敢收留慈禧太後這幫人的,就算是略盡地主之誼收留下來,那也絕不可能籌集錢款去借給朝廷,因為當時國家面臨的局勢都心知肚明,把那些白花花的銀子借給朝廷,極有可能就是打了水漂。但放在喬家人這裡卻不這麼想,有道是“商人的眼光放在哪裡,哪裡便都是商機”,放在喬治庸這裡,真的感覺到非同凡響。

 

朝廷提出借錢,當時喬緻庸并未直接露面,而是一位名叫賈繼英的跑街的(大德豐票号業務員),當場同意不說,而且一開口就是10萬兩白銀。按照他當時的理論:“隻要國家還在,這筆錢就能要回來。”妥妥的家國思想情懷,但其實背後确實富有邏輯的商業思維,十萬兩白銀借給慈禧,慈禧自然會當着全天下人的面還給喬緻庸一個大大的人情。

 

連同受益的絕不隻有喬家一家,而是整個山西票号,當時慈禧太後還了喬家兩個人情:一方面,慈禧太後決定讓各省督府解繳中央的款項,除了朝廷調撥以外,全部都由山西票号來經營;另一方面,《辛醜條約》賠款加利息共計9.8億兩白銀,慈禧太後也将這近乎10億兩白銀來交由山西票号來打理經營。大家可以算一算這筆賬,看看當初這樁買賣值不值?

 

(二)趨于清朝末年,為何山西票号的生意興隆獨樹一幟?

“票号”單獨由晉商所創,這是有曆史根據可以追溯的,以至于剛開始經營票号生意的,基本上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山西商人,當然,票号經營的早期,其好處和名聲還沒有完全打出去。山西票号能夠在風雨飄搖的清朝末年獨樹一幟,最先是要源自于,票号的獨樹一幟,在山西票号創立以來,因為票号的很多服務對象都是政府官員,所以才在當時打通了門路。

 

20世紀初以來,尤其是在喬緻庸去世之前,也就是公元1906年之前,正值八國聯軍侵入中國,中華大地動亂不堪、清政府統治風雨飄搖。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山西票号生意卻日漸興隆,其中獨以喬家票号最具代表。因為受惠喬家的10萬兩白銀,所以當時慈禧太後主張解除了對山西票号的禁令,以至于在此期間,山西票房能夠在國家如此動蕩不堪之時,生意興隆昌盛。

 

我們來簡單以喬家大德通票号為例,看一看當時的山西票号,到底多麼有利可取、有值可圖:

公元1884年,即光緒十年,喬家大德通票号每股分紅850兩白銀;

公元1888年,即光緒十四年,喬家大德通票号每股分紅1040兩白銀;

公元1908年,即光緒三十四年,喬家大德通票号每股分紅17,000兩白銀;

 

其餘山西票号,所獲利潤不等,但都是大有利潤可圖,當然在山西票号之中,還是最以喬家的兩家票号:大德通和大德豐最為盈利。從1900年到1906年,這段時間是喬治庸經營喬家産業達到巅峰的時刻。直到辛亥革命前後,山西票号才迎來衰弱,因為清政府宣告滅亡。但以喬緻庸的喬家票号來看,其持久生命力一直延續到了1951年前後。

 

(三)喬治庸的數千萬兩白銀,相當于現在多少錢?

如果讓喬緻庸帶着這筆财富來到當代,那或許同樣能夠擠進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乃至世界富豪榜之上。白銀是明清時期最為暢通的貨币形式,明朝時期,通過海外貿易等商業形式,世界上50%以上的白銀都流入了中國;而在清朝康乾盛世期間,清朝經濟總量更是達到了世界第一,成為了世界上GDP總值最大的國家。

 

中國古代不同時期,白銀的價值也是不同的。清朝中晚期的白銀,大概可以估價到150元~220元。假如喬治庸擁有1,000萬兩白銀,按照一兩白銀最低150元,最高220元來估算的話,那麼喬治庸這1,000萬輛白銀,換成人民币大概就是15億元到22億元。而在清朝末年,喬緻庸的總資産高達數千萬兩白銀。

 

我們折中來看,假如喬治庸擁有資産高達5,000萬兩白銀,那麼折合成人民币就是:75億元到110億元。我們再來看看2020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排名前三名的分别是。馬雲,馬化騰和鐘睒睒,他們三人2020年總資産分别高達:4377.2億、3683.2億、3596.5億。排名第十的是恒大集團的許家印,他的總資産高達1808.2億元。

 

就算喬治庸坐擁5,000萬兩白銀的身家,果真按一兩白銀估價150元~220元來算的話,那坐擁數百億家資的他,也根本擠不進去前十名的富豪榜。但放眼于清朝末年,喬緻庸的這個身家,絕對能夠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全國性富商,據悉當時隻有紅頂商人胡雪岩巅峰時期的總資産才能高喬緻庸一頭。可想而知,當時喬緻庸生意已經紅火到了什麼地步!

上一篇:朱元璋的子孫為何會被李自成和清朝屠殺殆盡?
下一篇:多爾衮被順治皇帝鞭屍,是因為孝莊太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