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1981年的一天,一位來自湖南的身着素衣的老太太千裡迢迢來到北京。老人在老家胃出血,情況非常危急。由于當時醫療條件有限,他在北京急需治療。然而高昂的醫療費用讓這個貧困家庭苦不堪言。

幾天之内,家裡所有的積蓄都被迅速消耗殆盡。老人的子女在支付了初始醫療費用後,無力支付後續治療費用。當一家人不知所措時,老婦人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也許這是他的最後一根稻草。老婦人讓兒子打聽醫院裡是否有士兵。果然,經過多方打聽,我得知一位名叫吳信泉的中将也在這家醫院接受治療。當中将·吳信泉得知有人在找它時,他不知所措,但他答應去看望這位老婦人。

當老婦人看到中将吳信泉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他的親人。老婦人說出父親的名字後,吳信泉将軍震驚得睜大了眼睛。他迅速命令北京的醫院将老婦人轉移到著名的解放軍301醫院治療,并免除了老人的所有治療費用。那麼,這個老婦人是誰?他父親是什麼身份?

老婦人的名字叫彭秀蘭。他的身份很普通,從來不在部隊,但他的父親是彭遨,一個有着巨大軍事成就的紅軍指揮官。彭遨是許多中國将領的直接領導人。消息傳出後,迅速在社會上引起轟動。許多開國将軍來看望這位老人。彭是彭敖的獨生女。作為革命烈士的後代,他理應得到國家的優待。那麼,老太太為什麼活得這麼辛苦呢?

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革命開端

一切都要從頭開始。1903年,彭遨出生于湖南省步縣五關村。雖然他家世代務農,但他父親知道教育的重要性。他五歲時開始在私立學校學習。鵬澳沒有辜負父親對自己的期望,從小就取得了優異的學習成績。在那個特殊的時代,為了挽救民族于水深火熱之中,許多有志青年加入了抵抗侵略者的浪潮,彭遨就是其中之一。

這個年輕人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他不僅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而且有一顆用鮮血報國的心。16歲那年,轟轟烈烈的五四運動爆發了。這個外表還沒有完全長大的年輕人,拿着喇叭和傳單跑到最擁擠的地方演講,宣傳和聲讨外國人的無恥行為。

後來,他積極組織同學參加愛國主義教育,試圖讓許多中國人早日從麻木和黑暗中醒來,共同抵抗外來侵略。當時有人評論彭遨。哪裡有不公正,哪裡就有彭遨組織的示威遊行。這位軟弱的學者冒着生命危險,盡最大努力讨回公道。後來,彭遨接受了先進的社會主義思想,覺得隻有共産主義才能拯救新中國,于是毅然加入了葉挺領導的紅軍,棄筆從軍。

1919年,在革命浪潮的影響下,中國發起了五四運動,關心革命的彭遨加入了學校宣傳隊。他們跟随宣傳隊,熱情地宣傳反帝愛國思想。五四運動期間,我們尋訪志同道合的朋友,用大喇叭、傳單在街頭宣揚愛國思想,在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大聲呼喊,希望喚醒人民的救國救民精神。有了一定的革命經驗後,彭遨跑到衡陽。他被任命為職員,因為他能讀寫。當時唐生智還是湖南軍閥,罵兵扣薪的軍閥很多。為了防止這種現象,彭遨組織士兵出錢,但這種做法影響了全團的利益。團部不得不效仿軍法。在連長的幫助下,彭遨連夜逃離衡陽。

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這次事件後,彭遨下定決心,要找到一個真正能帶領人民救國救民、謀生存的組織。他不斷接觸《新青年》等進步書刊,逐漸認識到隻有進行民族民主革命才能徹底改變中國。不久後,作為一名學生,他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并在這裡遇到了許多有抱負的年輕人。他終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團隊。加入共青團後,彭遨積極開展了反對軍閥趙恒惕和軍國主義的削軍運動,取得了一定成效。

1923年,北洋軍閥吳制造了震驚全國的二七慘案。長沙市民示威後,因日本占領旅順、大連軍港長沙,租約到期,抗日情緒高漲。市民自發組織示威遊行。彭遨參與了這兩次鬥争,在動員人民方面作出了巨大貢獻。不久,彭遨以其出色的表現晉升為工農革命軍第七師師長。

1926年,彭遨正式加入我黨。加入我黨後,彭遨積極聽從黨組織的指示,回到家鄉湖南,開始了墾荒活動。當時正是春旱,當地農民在不同的情況下都遭遇了糧食短缺。因此,他禁止出口地主囤積的食物,并以低價賣給普通人。他也為農民運動做出了巨大貢獻。

1927年5月21日晚,國民黨反動軍官許克祥率叛軍襲擊省總工會等革命機關和組織,瘋狂殺害共産黨人和革命群衆。這一事件被稱為“馬日事變”。

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馬日事變之後,他與該組織失去了聯系。找到組織後,安排他在四方面軍服役,随部隊廣播到南昌。參加八一南昌起義後,跟随部隊到江西、福建、廣東等地。事變後,在嚴峻的形勢下,彭遨組織農會會員和骨幹及時轉移到平江山地區,冒着生命危險留在南四區做國民黨守軍的反擊工作。

彭遨離開武漢後,被黨組織指派到葉挺領導的國民革命軍第十一軍第二十四師當兵。南昌起義後,軍隊進行了整編,彭遨被編入第11軍第25師第74團擔任班長。不久,他随起義部隊離開南昌,遷往江西、福建、廣東等地。

1928年1月,彭遨參加湘南起義,後參加智取宜章戰役,先後攻克漳州、資興、永興、阜陽。戰鬥中,他親自帶頭沖向前線戰士,第一個把這面旗插在郴州的頭上。戰後調任工農革命軍第七師營長。1928年2月至1929年2月,三次突襲井岡山,軍部A團反擊。當他獲得一等獎時,為了拿下制高點,他阻擋和抵抗援軍,但未能突破三次強襲。最後,彭遨帶領100多名老兵組成沖鋒隊。他帶頭沖鋒,一舉奪取了敵人據點的位置,打敗了一個團,成功地打敗了敵人。

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彭遨随起義軍上了井岡山,先後擔任資興縣赤尾團團長、紅四方面軍二路遊擊司令。在國民黨對井岡山發動的三次“剿總”戰役中,他率部在遂川伏擊武鬥河,殲滅國民黨軍楊汝煊一個團。1928年6月,在反擊國民黨軍隊第一次“圍剿”時,彭遨奉命率部阻擊國民黨援軍。當時我軍三次猛攻未果。最終,彭遨挑選了100多名老兵組成沖鋒隊,由沖鋒隊親自帶隊。一舉拿下了敵人的據點,取得了消滅一個團戰勝兩個團的偉大勝利,受到了部隊的表彰。

1930年,彭遨出任紅三方面軍第三師師長。雖然他是紅軍的最高将領,但他經常沖到前線。同年12月29日,奉命率領紅三方面軍潛伏在龍崗附近山區,與兄弟們一起抵抗18師,活捉司令員張輝贊,追擊敵軍,俘虜官兵3000餘人。在第二次反圍剿中,彭遨率部隐蔽在東部地區。在艱苦的環境中,他和戰士們堅持了25天,食物也不夠。他和他的工作人員吃了煮野菜,把腌制的食物送到了全軍。

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圍剿時期

第一次“圍剿”失敗後,1931年2月,蔣介石派軍政部長何擔任南昌營總司令兼主任,陸海空三軍總司令,共調動十八個師三個旅,兵力二十萬。“以兵力厚、包圍圈緊、進展慢為重點”,采取穩健的、有步驟的作戰方針,發動了第二次“反紅軍”。在寡不敵衆的情況下,彭遨根據紅軍總部的命令,率部在東谷地區躲藏了25天。當時糧食不夠,彭遨就和政府工作人員一起吃筍和野菜,把省下來的糧食送到連隊,維持戰士們的戰鬥力。

1931年5月13日,國民黨軍第28師和第14師的一個旅離開福田前往東谷。得知敵情後,彭遨率領紅三師繞道而行,與兄弟合作殲滅敵人。随後,彭遨率一個旅,殲滅白沙郭、孫連仲,廣昌胡祖一個師,正在建設中的劉合定三個團。在“山河寬闊”的廣闊戰場上,彭遨率領紅三師“七百裡驅十五日”,五戰五勝。他被蘇區人民譽為“飛将軍”,毛主席也稱贊他。

7月炎熱的夏天,他率部從利川繞道千裡來到興國幸福市場,與兄弟合作殲滅李安堂、良村一個師;三日沖至甯都黃陂,參加方士嶺之戰。殲滅韓德勤主力後,又痛苦地殲滅了毛炳文四個團,粉碎了國民黨第三次“圍剿”。

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1932年4月,紅軍兵團向湘鄂贛粵邊區轉移。彭遨奉命帶兵到江西崇義,殺死胡旅500餘人,繳獲大量槍支彈藥。後來他創辦了紅軍兵團後方醫院,帶戰士上山采藥,還開辦了文化學校,親自上課、看論文。賀德全将軍曾回憶說:“紅三師在駐地辦了一所文化學校,彭遨親自上課。他還教我寫文章,畫作戰地圖,學習軍事戰術。有一次,我在随筆本上寫了一篇關于“優美有序寫作”的評論,得了98分,激勵我軍好好學習。

1933年1月,敵人發動了第四次大圍剿。2月10日,彭遨接到命令。紅三軍團把進攻敵人的南豐城作為南豐城的主要任務。彭遨極為警惕,帶領士兵聚集在南豐城外,準備進攻南豐西北。淩晨兩點,發起總攻前半小時,彭遨在深入部隊前沿陣地不足百米的幾名團級幹部中進行了調查。然而,目标卻意外暴露。彭遨不幸被敵人的機槍擊中。最後,子彈打中了他的額頭,英勇就義。他才30歲。彭遨死後,整個紅軍陷入悲傷的氣氛,對敵人越來越恨。在随後的戰鬥中,戰士們與敵人殊死搏鬥,最終取得了反圍剿的第四次勝利。

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英勇就義

彭遨死後,紅三師指戰員淚流滿面。朱德捶着胸口,而周恩來甚至流下了憤怒和痛苦的眼淚。彭總也傷心欲絕,久久不能說話。解放後,當同志們想起彭遨時,彭懷德元帥稱贊他英勇善戰。他是紅三軍團的一員。在慶祝反“圍剿”第四次勝利時,黃克誠将軍還對戰士們說:彭遨英勇善戰,為人爽快,戰士們非常信任他。說着說着,不輕易落淚的黃克誠也掩面而泣。

據記載,彭遨年輕有才華。曾在四川峨眉山萬年寺寫下“黑龍嘯劍匣,白鶴飛石”,被譽為“紅軍書法家”。每次戰鬥他總是身先士卒,親自指揮火線,有着豐富的實戰經驗。他可以通過光和聲音判斷各種槍支的爆點。

彭遨在偵察敵情時被擊斃,主要是因為他經常在前線觀察和指揮。當時紅軍的指揮員習慣在前線作戰。雖然他們做出了許多犧牲,但他們可以鼓舞指揮官和士兵的士氣。在中國革命的漫漫征途中,自始至終付出鮮血和生命的不僅僅是普通士兵。戰士們的鮮血灑在一起。祖國沒有忘記這些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革命先烈,包括“飛将軍”彭浩,雖然我們的英雄已經逝去,但他們的其實永遠活着,他們活在自己的心中。

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彭遨常年從事革命事業,幾乎沒有時間回家與妻女團聚。他死後,妻子沒有再婚,而是和女兒住在一起。母女倆在一起生活了幾十年。雖然他已經離開了我們,但他的精神将永遠活在人們心中,祖國沒有忘記他。新中國成立後,彭遨被追認為英雄,他的妻子和女兒也被追認為烈士的後代。

直到1981年。如果不是這次,老人别無選擇,隻能向吳信泉将軍求助。他是彭博的下屬,對他很照顧,所以當彭秀蘭向吳信泉求助時,他答應了。随即,老人被分配到北京最著名的301部隊醫院,并親自打電話給院長請專家幫他會診病情。後來,中将·吳信泉還通知了紅三師彭遨麾下的其他将領。彭住院期間,我們也多次看望他。得知彭是英雄後,醫院免除了她所有的醫療費用。

湖南婦人來北京看病,交不起醫療費暴露身份,引得開國将軍來探望

最終,彭秀蘭迅速康複,經過精心治療後出院。住院期間,彭秀蘭與這些每天與父親并肩作戰的将軍們聊天,了解了許多關于父親的情況。他非常感謝這些将軍幫助自己。彭秀蘭謝之,衆将回道不客氣。沒有你父親,我們就沒有限制。将軍的精神将永存,向将軍緻敬。

上一篇:404錯誤頁
下一篇:從權力之巅到平淡人生,末代攝政王載沣經曆了怎樣的人間悲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