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文/減水書生

圖/來源網絡

你好,我是減水書生,與您一同品味曆史、感悟思辨。

1.長壽

王政君,是漢元帝劉奭的皇後,是漢成帝劉骜的生母。

這個女人最大的特點就是長壽,一直活了84歲。

長壽,便可閱人無數;而王政君的長壽,則是閱“皇帝”無數。

漢元帝時,王政君是皇後;漢成帝時,王政君是皇太後;漢哀帝時,是太皇太後。漢平帝時,繼續尊為太皇太後。

還好,漢元帝的玄孫孺子嬰,還沒當上皇帝,王莽便篡漢建新,于是,劉姓皇室也就不用再費心琢磨王政君的封号了。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但是,在新莽王朝,王政君依舊禮遇優厚,被尊為“新室文母太皇太後”。

所以,王政君是“閱”完了漢家皇帝,又“閱”新朝皇帝,而且在新漢兩朝,她都是母儀天下。

2.偏愛

王政君的第二大特點便是偏愛娘家人,對老王家的人那可是極好的。

漢成帝繼位,王政君終于當上了皇太後,多年的媳婦總算熬成了婆,于是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

門丁興旺的老王家,同一天就封了五個侯:王譚,為平阿侯;王商,為成都侯;王立,為紅陽侯;王根,為曲陽侯;王逢時,為高平侯。

王政君對這些娘家兄弟的偏愛,硬是在中國曆史上整出了一個專有名詞“五侯”。

而“五侯”之前,王家的父子兄弟就已經在封侯了。

王政君的父親,王禁,為平陽侯;王禁死後,王政君的大哥、大司馬大将軍王鳳繼為平陽侯,而王政君的同母弟王崇,為安成侯。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王鳳

凡是活着的王家男丁都封了侯,但是,這還不算完,因為還有死了的,也得封。

王政君的父親王禁,一共生了八個兒子、四個女兒。其中一個兒子王曼早死,所以沒趕上普封列侯的機會。

但是,不要緊,好姐姐王政君不僅能封活人、還能封死人,于是追封王曼為新都哀侯,王曼之子王莽繼承侯位。

這還不算完,王政君的母親跟王禁離婚後,改嫁苟賓、生子苟參。

苟賓死後,王政君就讓母親與生父王禁複婚,所以這個同母異父弟弟苟參,也就成了王家人,于是,王政君也要給他封侯。

但是,漢成帝實在看不下去了,死活沒同意,但給了苟賓一個肥差——水衡都尉,掌管皇室财政。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漢成帝

李廣打了一輩子仗,都沒封上侯,要是他看到後世的漢朝堂還能這麼玩,估計直接氣死。

所以,這個時候的漢帝國,也就别奢望再有李廣、趙充國之類的功勳将軍了。

侯爵可是國家資源、是皇帝掌控群臣的權力,國家資源這麼分配、權力這麼兒戲,誰還想着戰功封侯。即便想,也沒有機會,王政君的娘家兄弟已經站滿了朝堂。

3.權鬥

王政君,很長壽;王政君,也很偏愛娘家人。

但是,王政君并不嗜權,她不想做呂後。

所以,面對漢哀帝的奪權攻勢,王政君以及她的王家兄弟們,并沒有劍拔弩張。

漢成帝短命、無子而終,所以就由漢成帝的侄子劉欣繼承皇位。

王氏子弟皆卿、大夫、侍中、諸曹,分據勢官滿朝廷。

這就是漢哀帝劉欣繼位時的朝堂局面。

王政君的娘家兄弟,不僅都封侯富貴,而且壟斷了朝堂權力。

所以,新皇帝掌權,勢必要打擊老外戚。

但是,王政君的兄弟實在太多,老外戚也就當真不好打。

漢武帝劉徹之時,窦氏外戚就一個窦嬰、王氏外戚就一個田蚡。所以,漢武帝看着王窦兩家互掐,然後自己再一出手,權力就歸了皇帝。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漢武帝

而漢哀帝就沒這麼幸運。

但是,他必須得把打擊外戚的事情提上日程,因為皇帝得抓權。

如果王政君是呂後、慈禧一般的人物,她是絕對不允許漢哀帝收拾自家兄弟的。

因為王氏封侯,不止是王氏富貴,也是王政君的權勢。

但是,王政君還是識大體的,面對漢哀帝的咄咄逼人,她隻是被動防守,并沒有太多争權的作為。

所以,漢哀帝打擊老外戚、培植新外戚的奪權“事業”,蒸蒸日上。

王政君的娘家兄弟和子侄逐漸退出朝堂,王氏外戚逐漸式微。

但是,哀帝太短命,總共才做了7年皇帝。

這麼短的時間,即便是雄主也難以完成權力布局,更何況哀帝不是雄主,他比漢武帝差遠了。

哀帝的攻勢淩厲,讓王政君終于知道權力的厲害。

她得掌握住權力,否則就無法再對娘家人好了。

于是,哀帝一死,王政君便移駕未央宮、搶奪傳國玉玺,同時布置王氏子弟掌控中樞,并召回新都侯王莽主持朝政。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漢哀帝與董賢

此時,已經式微的王氏家族,再次壟斷了漢帝國的權力。

漢哀帝之後,是漢平帝,平帝9歲登基,14歲時便死了。

有了漢哀帝的教訓,所以王政君和王氏家族想要的就是傀儡皇帝,因為這樣好控制,于是就得立小皇帝。

漢平帝死後,已經大權在握的王莽,甚至連小皇帝都懶得立了,隻立了個皇太子。

平帝之後,是僅有1歲的孺子嬰,不繼皇帝位而僅稱皇太子,王莽仿效周公、自封攝皇帝,壟斷全部權力。

4.後悔

此時的王政君,突然醒悟了過來,她發現自己用“愛”培植起來的王氏家族,已經威脅了劉姓天下。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她驚慌、恐懼,甚至後悔,但已經于事無補。

王氏代劉,已經勢不可擋。

王氏家族的核心人物王莽,要這麼做;滿朝的文武大臣,也要這麼做。甚至,整個天下也認為這沒有什麼不可以。

王政君,不是呂後,她隻有對娘家兄弟子侄的愛,而沒有對婆家劉姓皇室的恨。她還想着死後能與漢元帝劉奭合葬渭陵。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漢元帝

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

王莽派堂弟王向王氏家族的“老族長”王政君,強要漢家天下的傳國玉玺。此時的王政君已經無力回天,所以她隻得擲砸玉玺、怒斥王莽。

而之後呢?

王政君隻能是在新莽的王朝,披挂漢家黑貂、獨尊漢家正朔,對着一幫宮女近侍,飲酒落淚。

莽更漢家黑貂,著黃貂,又改漢正朔伏臘日。太後令其官屬黑貂,至漢家正臘日,獨與其左右相對飲酒食。5.恨與愛

呂後有恨,但她的恨沒有斷送劉姓江山。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劉邦對呂後很不好,所以呂後恨劉邦,“恨”屋及烏,她也恨劉邦的一衆子嗣。

于是,呂後對劉邦的子孫們毫不客氣,毒殺劉如意、餓死劉友、逼殺劉恢,甚至對親骨肉劉盈也沒有多少感情,狠辣的手段吓得劉盈抑郁而終。

盡管如此,外有匈奴嚣張、内有諸侯林立的漢帝國,仍舊挺了過來。

王政君對丈夫劉元、對劉姓皇室,有感情;對娘家兄弟,有大愛。

漢元帝對王政君算是很好的,他雖然想過換太子,但因為父親宣帝喜歡王政君和王政君的兒子,所以沒有換。

于是,王政君當了皇後,又當了太後,再當了太皇天後。

而王氏家族,也就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了,凡是男丁都能封侯,甚至死了的也能追封為侯。

盡管如此,外能威勢西域、内無諸侯相疑的大漢帝國,卻改朝換代了。

6.外戚

我們不禁要問:這是為什麼?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要害就在于外戚勢力逐漸成為朝堂權力的唯一支柱。

漢武帝,削弱了丞相,做大了皇權,所以漢帝國是強内朝而弱外朝。

這已經是很不正常的權力架構了。

但沒有被糾正,反而繼續不正常下去。

漢元帝時期,則是外戚、儒臣以及宦官,這三根權力支柱。

但是,這時候的儒臣隻是漢元帝的兩個師傅蕭望之和周堪二人。全部權力争奪的焦點也是内朝。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蕭望之

雖然不正常,但也能維持,畢竟是三根權力支柱,他們可以相互制約。

但是,儒臣沒有可持續性,蕭望之和周堪之後,便無新的儒臣可以接續。而外戚和宦官,卻薪火不斷。

特别是外戚,皇帝結婚,就得有外戚,而且就得重用外戚。

所以,外戚勢力,具體就是元帝之後的王氏外戚,他們一直走“牛市”。

漢哀帝當皇帝的時候,權力已盡歸王氏外戚,所以就必須打擊外戚、争奪權力。

然而,漢哀帝使用的方法卻是用外戚打擊外戚,換一撥新外戚取代舊外戚,皇帝好在權力的更叠中掌握權力。

這是一個外戚與外戚的權力遊戲,而焦點則是皇帝。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哀帝命太短,所以王氏外戚便“強勢調整”之後繼續做強做大,而且真得是威脅了劉姓天下。

外戚,成了朝堂權力的唯一支柱,甚至說是唯一權力。

當然,就可以沒有皇帝的權力了,所以換個皇帝、換個朝代,也就是外戚的一句話。這個過程,根本就不需要用刀,甚至不需要用筆,隻需要演一場戲。

那麼,其他的權力呢?漢帝國最大的官,丞相哪裡去了?

7.丞相

呂後之時,也是重用了外戚,不僅封侯諸呂,而且封王諸呂;不僅朝堂權力被呂氏把持,而且呂氏家族還有封土的諸侯王國。

劉姓天下很危險,但還是挺過來了。

世界充滿不确定性,當然有運氣的成分,但權力架構的因素也很重要。

漢承秦制,漢朝堂的權力架構是丞相、禦史大夫和太尉,也就是所謂的行政權、監察權和軍權的三權分立。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但這隻是寫在“憲法”上的紙面架構,實際的架構是皇權和相權。

所謂的禦史大夫的監察權,那是替皇帝看着丞相的。

所謂的軍權,和平時期基本用不着。

政治鬥争發展到動用軍隊的戰争層面,不是成本會極高,而是較量的雙方都已經“愚蠢”地勢均力敵了。任何一方稍微聰明一點兒,都可以用刀筆之吏決出勝負。

在這個架構裡,丞相才是核心、擁有着最硬的權力。

所以,權力的遊戲就是在相權裡玩、圍着丞相這個核心打。

沛豐軍功将軍,把持着相權,呂後再怎麼折騰也動搖不了國本。

當然權力的遊戲會升級,升級了就是皇權跟相權鬥,

但是,相權要控制皇權,非常不容易。

原因就是有禦史大夫看着、有太尉盯着,這可是“憲法”裡規定好的,而更關鍵的是:被神秘主義包裹的皇權也不是吃素的。

于是,武帝前期,窦氏外戚嚣張,所以窦嬰當丞相。窦太後死了,便是王氏外戚嚣張,所以田蚡當丞相。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窦嬰

大家隻有在丞相、九卿,也就是外朝這個框架體系裡面玩,皇權就比較安全,劉邦的子子孫孫們也就可以一直當皇帝。

8.内朝

但是,質變出現在了武帝朝。

漢武帝削弱了丞相、削弱了外朝,他認為丞相和九卿那些人不好使,于是他集中了一批宮廷侍中和武将将軍,另組了内朝。

這個内朝可以被三股勢力染指:一個是将軍們;一個是外戚們;一個是侍中們。

武帝之後,就不怎麼打仗了,将軍進内朝的路也就堵死了,将軍隻是名号,留給了其他兩股勢力。

婦人之仁的王政君:沒有呂後的恨,卻用“愛”斷送了大漢江山

漢武帝

外戚一直在,而且新陳代謝也極快,換皇帝、換皇後、換太子,都得換一撥外戚。

而侍中們呢?武帝朝是主父偃、司馬相如等一衆文學之士。之後呢?就被宦官壟斷了。

在三公九卿的框架體系裡玩,圍繞丞相和相權這個核心打,再怎麼折騰,都是可控的,皇帝可以很安全。

但是,在内朝這個框架體系裡玩,就完全不一樣了。

因為内朝實際是皇帝的秘書班子,他們擺弄的可是皇權。

而當外朝已經一無是處的時候,權力就隻剩皇權了,而皇權卻被外戚壟斷了,那麼外戚就可以換皇帝,他們已經不再垂涎丞相這個位置了。

9.偶然

請允許我再次引用司馬遷的這句話:

事勢之流,相激使然,曷足怪焉。

呂後的恨,沒有斷送大漢王朝。而王政君的愛,卻斷送了漢家天下。

其原因不是恨的威力小,也不是愛的威力大,而是恨與愛之間,糾結了太多的因素。

武帝時期,皇權做大、相權式微,權力的遊戲就隻圍繞皇權做文章。

武帝改革,内朝掌權、外朝做事,權力的遊戲就隻能在内朝你争我奪。

内朝的三股勢力,将軍、外戚、侍中,将軍退出、侍中待機,外戚成為唯一。

式微的外朝和一無是處的丞相,便再無牽制外戚的可能。

王政君的偏愛,讓王氏外戚掌控了内朝,也就掌控了朝堂。

王政君的長壽,讓王氏外戚的權勢一直嚣張、一直膨脹。

接連幾個劉姓皇帝,都是那麼湊巧的陽壽不長,外戚便一直是王氏外戚。

當然還有最不可忽略的因素,社會大環境。

政治往往是社會結構的投射,社會的變化是政治變化的重要動力。

而當時的社會大環境,就是思想領域中的儒家教條,社會結構中的階層固化,所以人心思變。

換個皇帝,對于外戚,很好;對于朝堂,不錯;對于儒家精英,可以;而對于萬千黔首,可能他們早就這麼想了。

所以,呂後的恨,僅是一人之恨。而王政君的愛,卻得到了相激事勢的加持。

上一篇:同治皇後阿魯特氏:生前遭慈禧虐待死後遭侵略者辱屍
下一篇:6000字長文深度解讀曹操,一個被誤解了1800年的蓋世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