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女子連續克死五個未婚夫後無人敢娶,漢宣帝:我來

王奉光最近有些煩,眼看着女兒年紀不小了,卻無人上門提親。

他對女婿的要求一降再降,依舊等不到願意娶王氏的人出現。

不是王氏不漂亮,隻是王氏運氣不好。她先後有過五個未婚夫,卻都在她出嫁之前,突然死亡。

一個女子連續死了五個未婚夫,放現在都能被熱議,更不提十分迷信的古代人。

漸漸地,王氏在當地出名了,誰都知道王氏會克夫,這樣的女子哪怕長得如花似玉,也沒人敢娶。

畢竟,生命隻有一次,不能拿來冒險。

被人非議的王氏在家郁郁寡歡,每個少女都曾渴望一段美好的姻緣,然而對如今的王氏來說,她早已死了心,隻等孤獨終老。

看着女兒愁眉不展,王奉光也愁,愁得連鬥雞的興趣都沒有了。

王奉光想到了一個人,或許能幫他一把,這人就是當朝的皇帝劉詢,劉詢沒有登基之前,叫劉病已。

論成長經曆之傳奇,很少有皇帝比得過劉病已。

劉病已是漢武帝劉徹的曾孫,還在嬰兒時期就因為受巫蠱之禍的牽連,被送入了牢獄。他失去的何止是自由,劉病已的祖父祖母,父親母親,姑姑等親人都在巫蠱之禍中遇害。

尚在襁褓中的他便已經經曆了家破人亡的慘劇。

因為年紀太過幼小,劉病已逃過了一死,在監獄中長到了五歲。

漢武帝病重後,大赦天下,劉病已終于不用再吃牢飯。

出獄後的劉病已對皇室來說是一個尴尬的存在,他既是漢武帝的曾孫,但又是“反賊”已故太子劉據的孫子,兩種身份混合在一起,怎樣對待他似乎都不太妥當,那就不聞不問吧。

被邊緣化的他長期生長在民間。


1

因為少年時期喜歡鬥雞,劉病已認識了王奉光,兩人成了忘年之交。

王奉光祖上曾幫劉邦打天下,是開國功臣,按理說家底很厚,然而子孫不争氣,一代不如一代。

相比建功立業,王奉光更喜歡吃喝玩樂,是一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

他落魄,劉病已更落魄,兩人也算惺惺相惜。

劉病已在民間娶了妻子許平君,兩人生了兒子劉奭,一家三口十分幸福。

劉奭出生不久,漢昭帝劉弗陵病逝,沒有兒子繼承皇位。

當朝權臣霍光扶持了昌邑王劉賀當皇帝,卻又很快廢掉了不聽話的劉賀。

霍光很焦慮,該選誰來當皇帝。

要年紀小的,聽話的,好控制的,所有條條款款都指向了一個人,那就是劉病已。

劉病已順理成章地成了西漢第十位皇帝,是為漢宣帝。

從劉病已到劉詢,漢宣帝可謂是苦盡甘來。

雖然年紀輕輕,劉詢卻已經經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他絲毫沒有少年的叛逆,十分懂事乖巧,不敢和霍光争權,這一點讓霍光很滿意。

漢宣帝是一個重感情的人,并沒有因為自己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抛棄出身普通的結發妻子許平君。

霍光希望漢宣帝能立自己的女兒霍成君為皇後,一向聽話的漢宣帝卻一反常态,下了一道诏書告訴大臣,“ 我在貧微之時曾有一把舊劍,現在我非常懷念它,衆位愛卿能否幫我把它找回來呢?”


民間女子連續克死五個未婚夫後無人敢娶,漢宣帝:我來

大臣們頓時心領神會,擁護漢宣帝封許平君為皇後。這便是“故劍情深”的來源。

對待發妻始終如一,對待舊友依然如此。

漢宣帝沒有忘記民間的那些老朋友。

他還記得王奉光,記得和王奉光一起鬥雞的歡樂時光。

如今當皇帝了,雖然不能再随随便便鬥雞,但和老友叙叙舊,追憶逝水年華還是沒有問題的。

這一天,漢宣帝招王奉光進宮喝下午茶。

和以往不同,漢宣帝注意到王奉光似乎有些悶悶不樂,在漢宣帝的追問下,王奉光說出了自己的煩惱。

聽到沒有人敢娶王奉光的女兒,漢宣帝豈能坐視不管,朋友有難,必須支援。

漢宣帝好人做到底,當場向王奉光承諾,别人不敢娶,我娶。

别人怕被克,但誰能克天子,漢宣帝偏不信邪了。

王奉光聽到這話,欣喜若狂,笑得合不攏嘴,他隻想讓漢宣帝幫自己女兒找個夫家,卻沒想到自己竟然成為了皇帝的嶽父,這喜事砸得王奉光暈頭轉向。

王奉光心裡的大石頭終于落地了,怕漢宣帝反悔,他趕緊答應了這門親事。

說到做到的漢宣帝在不久後便迎娶王氏進宮,封王氏為婕妤。

漢宣帝雖然好心娶王氏,但并沒有對王氏動心,王氏在宮中的日子很寂寞也很安全。

後宮常常是一個不太平靜的地方,充滿了鬥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一群女人的地方,戲更熱鬧。


民間女子連續克死五個未婚夫後無人敢娶,漢宣帝:我來

漢宣帝最寵愛的皇後許平君被霍光的老婆派人毒死後,霍光的女兒霍成君如願當上了皇後。

霍成君仗着有個好爹,十分霸道,不允許其他妃子和她争寵,王氏一直活得就像個隐形人,誰也沒注意到她的存在,反而不會遭受到迫害。

漢宣帝痛失許平君,卻因為自己勢力不如霍光,選擇了隐忍不發,韬光養晦。霍光去世後,漢宣帝連根拔除霍家的勢力,霍成君也因此被廢,不久後自殺。

皇後的位置空了下來,後宮的女人們都希望自己能夠被眷顧,結果卻意想不到。

最沒有希望當皇後的王氏竟然被漢宣帝立為了皇後,别人用盡心機都得不到的東西 ,她輕而易舉就得到了。

這大概就是來自命運的諷刺吧。

王氏的劣勢也是她的優勢。

她不受漢宣帝寵愛,卻反而因此受益。

漢宣帝做出這樣的決定是有原因的。一切源于漢宣帝對太子劉奭的愛護。

許平君被害以後,劉奭就成了漢宣帝懷念亡妻的寄托,劉奭8歲這一年便被漢宣帝立為了太子。

霍成君雖然貴為皇後 ,但一直沒有孩子。因此當劉奭被立為太子後,霍家十分焦慮。霍成君的母親曾經想方設法想要毒死劉奭,好在有驚無險,但這是漢宣帝的陰影。

霍成君被廢後,漢宣帝隻想為兒子找一個有愛心的養母。

因此,唯有選擇沒有背景,沒有孩子且性格善良的王氏來當母儀天下的皇後,才能把所有的愛都給劉奭,不會對劉奭有任何威脅。

王氏成了皇後,把劉奭當成親生兒子一樣撫養,對劉奭可謂是盡心盡力。

劉奭是懂得感恩的孩子,王氏對他的好,他都記在心裡。


民間女子連續克死五個未婚夫後無人敢娶,漢宣帝:我來

漢宣帝去世後,劉奭繼位,是為漢元帝,尊奉王氏為皇太後。漢元帝對王氏十分孝順,為了報答王氏的養育之恩,他封王氏的兄長王為安平侯。

漢元帝去世後,劉骜繼位,是為漢成帝,尊奉王氏為太皇太後,又稱邛成太後。漢成帝封王氏的弟弟王駿為關内侯,兩個侄兒王章、王鹹分别擔任左、右将軍。

邛成太後雖然沒有自己的孩子,但無論是養子,還是養孫,對王氏都很孝順,讓她可以享天倫之樂,安然度過晚年,活到70多歲,這在古代是十足的長壽了。

王氏去世後和漢宣帝合葬在杜陵,這對王氏來說也算是一個圓滿的結束。

從皇後到太皇太後,曆經四十九年,王氏始終活得很低調,她用自己的智慧在保護自己的家人。

班固在《漢書》之中,對王氏評價極高:“序自漢興,終于孝平,外戚後庭色寵著聞二十有餘人,然其保位全家者,唯文、景、武帝太後及邛成後四人而已。”這是一個聰明的老太太。

王氏這一生,沒有得到過丈夫的愛,婚姻談不上幸福,

但錦衣玉食,有權有勢何嘗不是一種快樂。

人生這出戲,無論怎麼唱,都會有遺憾,沒有悲劇收場已經是一種幸運。

參考文獻:《漢書》


上一篇:清朝的妃子真的很醜嗎?是什麼掩藏了她們的顔值?
下一篇:為什麼說漢族才是真正的【戰鬥民族】,根據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