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旭豪曾回怼王興:“做得不好被收購是宿命”

張旭豪曾回怼王興:“做得不好被收購是宿命”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馮慶豔一語成谶?“做得不好被收購是宿命”,去年6月,餓了麼創始人張旭豪回怼美團王興的一句話,成了餓了麼如今被阿裡全資收購的一個注解。

張旭豪“宿命論”背後,是阿裡和騰訊在新零售戰略上的激戰正酣,曾經被騰訊、京東投資的餓了麼,與曾經被阿裡投資扶植的美團,都被這場大戰改變了最初的模樣。阿裡後來成為餓了麼最大股東,美團後來投向了騰訊陣營,與阿裡矛盾公開化。如今餓了麼在10億美元收購百度外賣才8個月左右,再迎來自身命運的一個神轉折。

張旭豪出局成大概率事件?

阿裡全資收購餓了麼事宜,官宣原定于2月26日,延後至了4月2日。當天,阿裡巴巴集團、螞蟻金服集團與餓了麼聯合宣布,阿裡巴巴已經簽訂收購協議,将聯合螞蟻金服以95億美元對餓了麼完成全資收購。同一天,10時20分,張旭豪和阿裡巴巴集團CEO張勇同時出現在上海餓了麼總部。這被稱之為兩者對這次“阿裡巴巴有史以來最重要的投資”的見證時刻。

值得關注的是,雖然來自阿裡方面的聲音稱,餓了麼将保持獨立品牌、獨立運營,餓了麼的所有合作夥伴及商家的權利,都将得到一如既往的尊重。但餓了麼創始人兼CEO張旭豪的職務發生了變動,讓外界猜測不斷。

一手締造餓了麼的創始人兼CEO張旭豪,在這次全資收購中去職了餓了麼CEO,CEO由阿裡巴巴集團副總裁王磊(花名:昆陽)接任,除了保留餓了麼董事長身份外,張旭豪新得到的職位是張勇的新零售戰略特别助理,負責戰略決策支持。

雖然張旭豪對外發聲,“給餓了麼派CEO,是我和創始團隊對阿裡提出的最重要的要求。我作為董事長,更多在戰略規劃和戰略決策,60%花在公司運營,其他在戰略上。同時兼任逍遙子新零售特别助理,拿到更多資源。”

但這樣的職位變動,加上阿裡此前的投資路徑,均具有高股權、高度控制的特點(見經濟觀察網4月2日《全資收購餓了麼:王磊接任張旭豪任CEO 阿裡收購路徑之辨》),讓外界紛紛猜測,張旭豪在未來出局成大概率事件。這背後,有媒體曾分析,可能存在并購百度外賣後,張旭豪整合不力的因素所緻。

阿裡、騰訊新零售“雙雄”戰

張旭豪有着類似于美團創始人王興的特質,那就是對公司實際運營控制權的強烈欲望,兩者同樣獲得過阿裡的收購青睐,張旭豪緣何卻與王興走了一條“截然不同的路”?

成立近十年的餓了麼,在經曆一波投資機構融資後,成為騰訊、阿裡等互聯網巨頭争先布局本地生活服務的一枚棋子,先是2015年初獲得騰訊、京東的投資,後在2016年8月獲得了阿裡系12.5億美元的投資,接着在2017年4月,阿裡系再加碼投資4億美元,兩次下來,阿裡系成為餓了麼最大股東,持股總占比達32.94%。

曾經在5年前的2013年,餓了麼B輪融資時,張旭豪拒絕過阿裡的收購,之後他也多次拒絕過與美團的合并。

兜兜轉轉間,餓了麼經過多輪融資後,持股比例高達32.94%的最大股東,阿裡系終于以95億美元的巨資全資收購了餓了麼。

值得關注的是,半年前餓了麼估值還在50-60億美元上下徘徊,短短半年時間,餓了麼估值飙升了近一倍。花了如此大的代價,從餓了麼最大股東變身為實際控制者,注定餓了麼成為阿裡智慧零售生态圈戰略位置頗為重要的一員。

對此,阿裡巴巴集團CEO張勇發公開信表示,餓了麼和阿裡生态的完全結合,标志着我們從新零售走向新消費的重大進展。

外賣服務是本地生活重要的切入點,餓了麼作為本地生活服務的最高頻應用之一,張旭豪提的“30分鐘生活圈”,也與阿裡新零售戰略高度匹配,未來餓了麼的外賣服務與口碑的到店服務一起,将為阿裡完成從新零售走向新消費的重要一步。

另一邊,早在2011年阿裡投資美團,救美團于千團大戰的水火之中,後來阿裡嘗試收購美團,遭到性格強勢的王興拒絕,阿裡失意之下,2013年底獨立運營淘點點,後來又複活了口碑網。王興曾透露,截至2014年5月,阿裡約占美團10%到15%的股份,2015年美團和騰訊陣營的大衆點評合并,通過換股,騰訊持股比例超過阿裡,後來騰訊再加碼領投美團,美團逐漸投靠進騰訊的懷抱。那之後,王興多次公開表達對股東阿裡的不滿,王興掌舵下的美團和阿裡的矛盾逐漸公開化。曾經阿裡陣營的美團變身為騰訊陣營的本地生活服務主角。

張旭豪和王興的外賣戰争,實際早已成為阿裡和騰訊之間新零售布局的戰争。

上一篇:中國老百姓不需要特斯拉
下一篇:阿裡想與騰訊網易分蛋糕,可不是代理一個“過氣青蛙”那麼簡單的